南平新闻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科学探索 > 正文内容

良缘鸭定最新章节_ 第26章 祸兮福所倚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来源:南平新闻网   时间: 2019-05-14

    “崔老板,你既然是帮忙看看,见韩六他们去了,为什么把金锞子藏在袖子里?!”沈章华忙定了魏氏一家人,开始死磕崔喜顺。

    崔喜顺肠子都悔青了,恨不能扇自己几个耳刮子。他无言以对,只能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“我朝律法言明,平民不得使用金银。就连太后娘娘和各宫主子,平日里都只戴通草绒花。”沈章华恭敬地往南边抱抱拳。

    “他们带了金锞子到你店里,你不说劝阻和上报,还妄图兑换,你该当何罪!”沈章华一声严过一声,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崔喜顺垂首跪着,如泥塑木雕。他心里叫苦不迭,真是没吃到羊肉反惹了一身骚。

    见崔喜顺死活不开口。沈章华喝了口茶润了润,也不说话了。大堂上的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魏氏一家这才明白过来,他们是真地犯了法了,这不知要受到怎样的责罚,心中惊恐不安。

    崔喜顺死咬着没有真的发生兑换的事情,以为年轻的知县只不过骂骂了事,却不料,说着说着突然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他偷摸抬头瞥了一眼,就见沈章华正像只狐狸似地拿眼觑着他。崔喜顺额头上一下子沁出了细密的汗,这种事,说白了,可大可小。金锞子已经收缴了,当堂放人,或者关个一年半载就看知县高兴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“知县老爷,我犯在您手里,没什么说的,自当任你处置。您也知道,万富钱庄在清河县,乃至江陵城也是数一数二的,它的掌柜可不是你想处置就能处置的!”半晌,崔喜顺终是绷不住,开口道。

    八字胡韩六附耳上来,嘀嘀咕咕对沈章华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呵呵,王子犯法尚要与庶民同罪,何况是你!我这里只认王法,不认你的后台主子是谁!

    再说,若你主子知道了你干的勾当,不要说袒护你,恐怕你连命都会没了吧。”沈章华冷笑。

    崔喜顺死白的脸上,红一阵,青一阵,难看至极。

&nb中医治疗小儿癫痫病的方法sp;   县衙坐北朝南,衙门口就是大街。这么年轻俊秀的知县老爷审案,来看热闹的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。

    “让、让、让。”一个多时辰后,县丞带着杜怀炳和杜梅来了。

    “咦,看那婆媳三人穿得不错,怎的,这孩子穿得跟个花子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后来的,不知道原委。且看着吧。”

    围观的人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,声音闹嗡嗡的。

    杜梅被带到县衙,头脑还是懵的。她正在家里洗衣服,却被杜世城不由分说拽上马车,一路颠簸到了县衙。路上县丞向杜梅和杜怀炳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当她在大堂上看到脸被打得认不出来的大伯母,血糊刺啦趴在地上的大伯,连一向强势的阿奶都瘫倒在云鬓散乱的三婶身上,她心里莫名有点想笑。

    “堂下所站何人?”沈章华继续审案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让我来的吗,你不知道我是谁?”杜梅转过身,看着公案后的县令。杜梅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女孩,无知无畏,更兼心思清明,并不觉得害怕。

    沈章华没想到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子站在威严的大堂上,面对血淋淋的场面,还敢这样跟他说话。他看她就有了些寻思的意味。

    眼前的女孩,瘦弱白皙,那双亮晶晶璀璨的眼眸里,纯净地不沾染一丝世俗。身上的衣服补丁叠补丁,比她三个长辈穿的差多了,只是还算干净清爽。

    周氏被打的说不出话,听到杜梅说话大胆,心里巴不得知县把杜梅也治个罪,臭揍一顿。

    “杜梅,你三婶说这金锞子是你的,可是真的?”沈章华自动忽略了杜梅的无理,又继续问。

    “我爹出事那天早上,有两位公子问路,他们赏我的。”杜梅如实说了。

    “回县老爷,他爹是杜二金,挑淮水河出事的那个。”杜怀炳跟着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沈章华再看杜梅就有了一点同情。

 运城癫痫病医院哪家好;   “你可知道,这是10两黄金?”沈章华再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杜梅摇头,她对10两黄金的价值完全没有概念。

    “你可记得问路人的模样?”沈章华对这个小小年纪,却不惧强压的女孩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“我不认得。一位好看的公子骑着黑色的高头大马,另一个穿着戎装。”杜梅努力回忆。

    一旁的县丞掐指算了下日子,脸色变了变,低头附上沈章华的耳朵“前几日,燕王回京经过清河县,他有一匹纯黑的宝马,唤作墨云,他的贴身侍卫是赵吉安。”

    沈章华眼睛转了一下,恐怕也只有燕王有这样的大手笔,况且除了宫里,民间怎么可能有这么精致细腻的金锞子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赏你的,即是你的。怎么被她们弄到县城来验证兑换了?”家境富裕的沈章华哪能体会杜梅的苦楚。

    “我阿奶和大伯母诬陷我偷了家里的,撕破了我衣服,硬抢了去。至于验证和兑换,我压根就不知道。”杜梅仰头说。

    魏氏和周氏被杜梅当众揭了短,脸上挂不住,偏偏在大堂上又不敢造次,除了拿眼刀子戳她,也就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群,宛如沸油里滴进了水珠子,立时炸开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人家啊,看着也不是过不下去的。连孩子的东西也要抢!真作孽!”

    “没爹的孩子,命苦啊!”

    “我看大伯家的两口子,打得还不够!”

    “那个老太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没打她,真便宜她了!”

    听着后面一声声的讨伐,魏氏一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连跪在一排的谢氏也觉得臊得慌。

    魏氏紧爬了两步,拉拉杜怀炳的裤脚,小声说“老叔,您帮求个情,我们是真不知道这个犯法啊。”

    杜怀炳觉得魏氏婆媳对杜梅做的太过分了,简直丢了杜家祖宗八辈儿的脸。但在武汉癫痫医院哪家最好公堂上,他还是杜家族长,杜家沟的里正,打断骨头连着筋,胳膊肘还得朝里拐。

    “县老爷,都是在下管束不力,您责罚的对。

    您看,他们都是初犯,她家三儿还是个秀才公,也就是一时糊涂油蒙了心。

    再说乡下村妇没见识,不晓得金银是国家管制的重要物资,您就网开一面放了他们吧。

    我以里正和杜家沟族长之名保证,他们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杜怀炳赔笑道。

    事情差不多弄清楚了,沈章华也无意和一帮泥腿子纠缠。他清清嗓子对魏氏一家说“念你们是初犯,也已领了责罚。现你们里正做了保,就放你等回去。望你们以后老老实实的,若再犯事,定不轻饶!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、是。”魏氏四人连连答应,磕了头,踉踉跄跄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金锞子是不是……”魏氏还惦记着呢。

    “哼,你还想要回金锞子,是不是本县令的话说得不够清楚!”沈章华被魏氏气得个倒仰,惊堂木一拍“被没收的黄金都是要上缴国库的!”

    魏氏本想再啰嗦什么,被他凛冽的眼神一扎,立时就如寒蝉般噤了声。

    沈章华转头,对杜梅柔声说“说到底,金锞子是你的,虽按律法该收缴国库,但念你是无辜受累,本县赏你一吊钱以慰你心。”

    杜梅默不作声,不是她不想要,而是她要了,也是守不住,还不如没有这个烦恼累赘。

    沈章华见杜梅低头不语,心中明了“这一吊钱是县衙赏你的,若是被谁强要了去,只管来告我!”

    有了这句话护持,杜梅忙跪下谢恩。转眼,县丞当真从后堂取了一吊钱交于杜梅手上。

    魏氏一家又疼又气,盯着杜梅把钱揣到怀里,现在有了县令的口头允诺,她们也只能干看着,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“好!”看热闹的人群鼓起掌来,他们同情杜梅,更佩服他们的父母官。“崔老板,你知法犯法,罪加一等。判入狱一年!”沈章华转身对崔喜顺衡阳哪里有癫痫病医院朗声道。

    “知县老爷,这不公平!事主都没事,我倒要坐牢?”崔喜顺再也不能装聋作哑,急急地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打50大板也行,以惩后效!”沈章华可不想和他辨理,沉声道。

    50大板,不要说他是个养尊处优的中年人,就是军营里铁骨铮铮的汉子,恐怕也得打废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别的法子?”崔喜顺像个霜打的茄子,焉焉的。

    “我这修路还差着银子,你若自愿捐献,功过相抵,倒也可以饶你一回。”沈章华张着口袋等着他呢。

    “知县大老爷,我愿意出100两银子修路。”崔喜顺早知道沈章华为什么拿捏他,负隅顽抗的结果还是割肉放血求活路。

    沈章华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“200两。”崔喜顺伸出两个手指头,晃了晃。

    沈章华抚摸着惊堂木。

    “300两。”崔喜顺脸色发白,颤抖着又伸出一个指头。

    沈章华随手拨弄签筒里的令签,仿佛是在犹豫到底要选哪个。令签有三种颜色,白、红、黑。按不成文的规定,白签,随便打打,红签,皮开肉绽,黒签,伤筋动骨。

    “500两,这是我最大能力了,不然,您还是让我坐牢吧。”看着沈章华的动作,崔喜顺额头上的汗顺着脸颊直流,他似下了很大的决心,咬牙切齿地说。

    “早知如此何必当初!”沈章华拂袖站起。

    “退堂……”两厢衙役按班如规地高呼。

    崔喜顺一屁股瘫坐在地上,再也强撑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后续交割银钱的事情,自然有县丞和韩六一手操办。

    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xinwen.ysaso.com  南平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